<form id="lnh9z"></form>

        <form id="lnh9z"><nobr id="lnh9z"><meter id="lnh9z"></meter></nobr></form>
        
        

        <form id="lnh9z"><nobr id="lnh9z"></nobr></form>

          <sub id="lnh9z"></sub>

            情感受挫,我另辟蹊徑腳踏三只船

            涼面 30 0

              在新華網的一份“嫁人首選對象”的調查中,64%的人首選對象是公務員。“嫁人就嫁公務員”,公務員以穩定的工作,不菲的收入越來越成為“婚戀市場”的香餑餑。本文主人公趙力就是這樣一個“香餑餑”,他縱情于三個女友之間,玩弄感情,然而就在他自認為有玩弄感情的資本時,他卻突發車禍,禍不單行,三個女友發現了他的秘密,一個個遠離他而去。日前,趙力接受筆者的采訪,講述了他那放浪形骸的四角戀。

              情感受挫,另辟蹊徑

              我大學畢業,進入了廣州一家小公司,女朋友林芳是我的大學同學,我們相約大學畢業兩年后就結婚,可愿望美好,現實卻是殘酷的。我的工資不到5000元,既買不起豪車,更買不起房子,連像樣的婚禮錢都不夠。林芳在父母的催促下,認識了一個公司的老總,她邀請我參加她的婚禮,我像是被羞辱了一般,自然不會去。

              一個月后的一天,我在商場碰到了林芳,她攙著丈夫的手臂,滿臉幸福的樣子。我恨透了這個奪走我初戀的男人,恨不得沖上去狠狠地揍他一頓。可是我有什么權利這樣做呢,既然我給不了林芳幸福,就不應該阻止她追求幸福。

              在父母的安排下,我和一個叫廖錦的女孩確立了戀愛關系,就在我決定好好地愛一次時,廖錦卻告訴我說我們并不合適,因為她愛上了一名在海關工作的公務員,“我的父母都覺得他更適合我,所以只能請你原諒!”我惱羞成怒。在廖錦看來,戀愛不過是猴子掰玉米,碰到中意的就無情地把原來的拋掉。半年后,我從微信群里得知廖錦結婚了,我把自己灌了個酩酊大醉。我的頭疼得要死,接連兩次戀愛都被拋棄,或許像我這樣碌碌無為的打工者注定與愛情無緣。

              痛定思痛,我決定報考公務員,一邊工作,一邊備考,我在微信中告訴了廖錦這一消息,可是她只是冷冷地說:“考公務員不是你想象中的這么簡單。”我知道她的意思,即使我再怎么努力,還需要有關系來打通多個關節。“我一定會成功的!”我給自己打氣,更是說給廖錦聽的。

              可是我一考就是3年,不是成績不入圍,就是在面試中被刷了下來,我像是入了魔一樣,決定辭職,把精力全部放在備考上。皇天不負有心人,2014年5月,在廣州市一家博物館的公務員考試中,我的成績進入了前三名,并在面試中一路過關斬將,最后勝出。我長舒一口氣,在微信群里公布了這一喜訊:我要把這幾年失去的東西找回來。這話是說給廖錦聽的,你不就是看上了他的公務員身份嗎,我要找一個比你更漂亮的女孩,牽著她的手在你面前,氣死你。

              入職后,我參照比廖錦漂亮的標準開始物色女朋友,經朋友介紹,我認識了律師胡艷芳,一米七二的她,長得有幾分像香港影星張柏芝。幾次見面之后,我們就確定了戀愛關系,我迫不及待地把胡艷芳的相片發到朋友圈。有一次,我和胡艷芳在公園散步時看到了廖錦,我故意攬著胡艷芳的腰,在她的面前秀起了恩愛。我還邀請廖錦到附近的咖啡吧喝一杯。在廖錦緊皺眉宇中,我隱約感覺到她過得并不快樂。果然在隨后的聊天中,廖錦表示她已經離婚了。我心中暗喜,這就是拋棄我的下場。我在微信群里含沙射影:有些事情,直到后悔才會發現自己錯了。

              我沉浸在報復的喜悅中,胡艷芳覺察出不對勁,她問我是不是和廖錦有難以啟齒的過去。我不想隱瞞,和盤托出。沉思了片刻之后,胡艷芳說:“我不想成為你炫耀的工具,更不想成為你報復的工具。”既然胡艷芳看清了我的用意,我不想做更多的解釋。我相信,我的身份足以讓我找到愛我的那個人,網上不是都說“嫁人就嫁公務員”嗎?

              為了盡快找到戀人,我在一家婚戀網站上注冊了會員,另外還在幾家雜志上刊登了征婚啟事,我相信我的公務員身份是最好的資本。果不其然,之后一個星期,我的郵箱里塞滿了應征者的資料。

              腳踏三只船,放浪形骸

              首先進入我視線的是一個名叫蔡靜靜的女孩,其實她并沒有靚麗的外表,看上她是因為她剛畢業,我不喜歡在職場混跡太久心機頗重的女孩。和蔡靜靜認識不到兩個月,我們就住到了一起,她還帶我見了她的父母,我告訴他們,我剛參加工作,沒有什么積蓄,也不可能許諾給蔡靜靜多么奢華的生活,但是他們顯然很看重我公務員的身份,表示只要我好好干,肯定有出頭的一天,跟著我,蔡靜靜肯定有好日子過。我覺得實在好笑,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混多少年才能有出頭的一日,他們看上的是我的身份,而我看上蔡靜靜的不過是她的單純,如果哪天我厭倦這段愛情,我能輕而易舉地擺脫。

              可是我很快就發現大事不妙,因為蔡靜靜懷孕了,我知道一旦她把孩子生下來,我只能和她結婚,過著按部就班的生活,這不是我想要的。我盡力說服蔡靜靜:我剛參加工作,連結婚的錢都沒有準備好,更不可能擔負起做父親的責任。我想奮斗幾年,再結婚生孩子。在我的花言巧語下,蔡靜靜答應打掉孩子,看到她被推進手術室,我如釋重負。

              沒有了孩子束縛,我開始淡出這段感情,蔡靜靜也因為要備考公務員,對我的疏遠絲毫沒有意識到。我以參加新業務培訓為借口,住進了單位提供的宿舍。逃離了蔡靜靜的視線,我迅速和商場上班的胡玉鳳發展起了情人關系,胡玉鳳告訴我,她曾經有過一段戀情,我假裝很大度:“我愛的是你的現在和未來,和你的過往沒有關系。”閱歷豐富的胡玉鳳又怎么逃得出我制造的情網,之后一段時間,只要有空我就會做好午餐送過去,就這樣,我在她的同事面前樹立起了好男友的形象,沒多久我就住到了她租的房子里。爬山,打球,小日子過得舒心愜意,只是想起蔡靜靜時,偶爾也會涌出一絲負罪感。

              我曾經想過終止和蔡靜靜的戀愛關系,可是我實在不能保證自己能愛胡玉鳳很久,一旦這艘情愛大船側翻,我也想到蔡靜靜那里找避風的港灣。

              我同時談著兩段戀愛,有空就回去看看蔡靜靜,說些鼓勵她好好備考的話。而對于胡玉鳳,每當她提及結婚的事情,我總是以剛參加工作不久來敷衍。次數一多,她也不再詢問,我求之不得。

              我參加美術館聯盟會議,認識了剛大學畢業的美術研究生張媛,張媛很有氣質,得知我在博物館工作,非常熱情地和我聊天。她的談吐,她的氣質讓我著迷,如果能把她發展成情人,無疑讓人羨慕。于是聊天中,我透露了自己單身的消息。果然,張媛邀請我參加她畫展的開幕式,并上臺剪彩。

              接下來的事情是那么水到渠成,看著躺在臂彎里的張媛,我陶醉不已。我很直接地問張媛,她到底看上了我什么,張媛的回答也很直接,“我的父母希望我找一個公務員,既有體面的工作,又不需要為退休后的生活擔憂!”曾經,我為自己的公務員身份而自豪,可是張媛的直接讓我涌出幾分莫名的傷感,我看上她的美貌,他看上我的身份,而這一切和情感無關。

              和胡玉鳳在一起,我感受到的是激情,而和張媛在一起,我感受到的是利益的結合,只有和蔡靜靜在一起,我才能感受到生活的平靜。可是我已經在三段戀情中不能自拔,為此我小心翼翼地處理著三段戀情,生怕有朝一日曝光。就在我自鳴得意,享齊人之福時,意外還是發生了——蔡靜靜再次懷孕了,醫生提醒我,如果再打胎的話,蔡靜靜很可能不能再生育。

              不堪戀情,痛徹心扉

              這邊不能搞定蔡靜靜,那邊張媛也傳來了“好消息”,她也懷上了我的孩子,很快這一消息被她的家人知道,都催促我“奉子成婚”,我如果和張媛成婚,那么蔡靜靜怎么辦?她如果到博物館鬧,我的不堪戀情又怎么包藏得住。再說她如果一氣之下打掉孩子,她這一輩可能再也不能生育,我可害苦了她。痛定思痛,我決定和張媛攤牌:我已經有了其他戀人,不可能給她婚姻。

              張媛搖晃著身子,半天才緩過神來。“你的意思是你要拋棄這個孩子?”我鄭重地點頭,“我知道是我對不起你,但是愛情這東西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張媛像是瘋了,撕扯著我的衣服,“你的意思是我們上床時,你是被逼的!”我無言以對,轉身離開。當天下午,張媛的父母打來電話,罵我這個負心漢,我的家人也打來電話,勸我看在張媛已懷了我的孩子份上好好再談談。我鐵了心腸,“你們要我對張媛負責,可是我又怎么對蔡靜靜負責,她已經懷上了我的第二個孩子。”

              至此,我和蔡靜靜、張媛同時交往的實情曝光在父母面前,他們氣憤地罵我,指責我。我無言以對,思緒混亂到了極點,下班途中由于注意力不集中車子發生了嚴重的追尾事故,我當即昏迷過去。

              我醒來是兩天之后的事了,陪伴在我身邊的是父母,看到我蘇醒過來,他們劈頭責罵過來,“你看你做的是什么事情?”在父親的講述中,我知道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張媛打掉了孩子,而且拒絕到醫院來看我。

              幸運的是,第三天,我看到了蔡靜靜,我向她坦白了一切,她咬牙切齒,卻沒有說出半句譴責的話,“你恨我,打我,我沒有半句怨言!等我傷好之后,我們就結婚,好好過日子!”然而這不過是我的一廂情愿,蔡靜靜平靜的背后卻是火山般的恨意。

              之后幾天,我再也沒有見到蔡靜靜,她到底怎么了,我的牽掛變成了擔憂,不久擔憂變成了現實:見我的第二天她就冒著危險打掉了孩子,由于大出血不得不切除子宮。我渾身顫栗著,掙扎著來到蔡靜靜的病房,不管我怎么說,她都閉著眼睛,眼淚直流。我狠狠地扇耳光,我到底對她做了什么,可再多的懊悔也無濟于事。

              張媛的離去讓我難過,蔡靜靜的打胎更是讓我心痛。我想到了胡玉鳳,給她打電話,希望能找到最后一個情感港灣。胡玉鳳來了,我滿心歡喜,講述著車禍昏迷中對她的思念,可是她打斷了我的話,“閉嘴,你這道貌岸然的偽君子,我到醫院來,并不是因為愛,而是來看一個可憐蟲,為什么車子不把你撞死!”原來她早就知道了我腳踏三只船,來看我和愛無關,只是想看看我這個玩弄感情現在被拋棄的可憐的家伙。

              人只有到了最絕望的時候才能冷靜下來,回想這幾年放浪形骸的情感生活,原本體面的公務員身份卻成為了我放縱情感的資本,可悲可憐。身體恢復后,我辭掉博物館的工作。離開廣州之前,我分別給蔡靜靜、張媛和胡玉鳳發了一條道歉的短信,無一例外,三人都沒有回復。我知道,傷害已經造成,回復只能是在傷口上撒一層鹽,讓痛糾纏一輩子。

            標簽: 戀愛 初戀 父親

            發表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還木有評論哦,快來搶沙發吧~

            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用戶名
            密碼
            確認密碼
            郵箱
            獲取邀請碼
            邀請碼
            驗證碼
            找回密碼
            用戶名
            郵箱
            ※ 重置鏈接將發送到郵箱
            請先 登錄 再評論,若不是會員請先 注冊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