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lnh9z"></form>

        <form id="lnh9z"><nobr id="lnh9z"><meter id="lnh9z"></meter></nobr></form>
        
        

        <form id="lnh9z"><nobr id="lnh9z"></nobr></form>

          <sub id="lnh9z"></sub>

            妻子赴京丈夫留守,出軌后愧對女兒難釋懷

            涼面 34 0

              當子女們如同候鳥一般飛走、在大城市落腳后,留守在后方的老人們則變成了可憐的“空巢父母”。空巢老人雖然孤單,但至少還有伴侶可以說說話,緩解下孤單。可隨著孫子輩的誕生,空巢老人不得不面臨一個困境——夫妻分離——他們必須委派一人去子女處,承擔起照顧孫輩的重任。

              在江西南昌,有一對空巢高知父母,唯一的女兒在北京已經成家立業。隨著外孫的出生,母親前去幫忙,老家的“留守父親”竟因忍受不了寂寞,與女同事產生了婚外情。女兒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心懷愧疚的她極力去勸說父親,但父親與女同事的戀情卻愈演愈烈……

              妻子赴京,丈夫留守

              時年53歲、在江西南昌某設計院任高工的田向波與妻子劉芳接到女婿楊東南從北京打來的報喜電話,他們的女兒田曉菲生下了一個7斤多的男嬰。田向波夫婦高興壞了:“我們有外孫了!”

              田向波與妻子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妻子比他小3歲,在稅務局上班。獨生女兒田曉菲從大學畢業后留京工作,與工科博士楊東南共結連理。

              春節放假前一周,田向波夫婦請了假從南昌匆匆趕到北京。外孫冬冬長得虎頭虎腦,田向波夫婦怎么愛都愛不夠。可轉眼假期就結束了,回到南昌,劉芳天天打電話詢問外孫的情況,得知女兒換了兩個保姆都不滿意,她很著急。

              田曉菲打來電話說,她三個月的產假就要滿了,公司來電話問她是否能上班,否則將安排新人頂替她。田曉菲在一家影視公司負責后期制作,薪水待遇都不錯,她不想失去。可是,楊東南工作太忙、婆婆患有類風濕,自己的生活都無法自理,更別提幫她了。田曉菲問母親,能不能來北京幫幫她。

              接到女兒的電話,劉芳心急如焚。第二天,她向單位請長假,可是沒被批準。那邊女兒又催得緊,劉芳考慮再三,決定犧牲自己的事業,將干部身份轉為工人,提前辦理退休手續,到北京去帶外孫。

              劉芳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丈夫,田向波堅決支持,只是有些擔心:“我又不會做飯又不會做家務,你一去要3年,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辦?”劉芳也一時想不出來辦法,只能先跟女兒說緩一緩,教她爸爸學會了基本生存技能后再去。

              這一學習,半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在北京的田曉菲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她一看母親遲遲不來,便給遠在國外的楊東南打電話,讓他去請母親。楊東南趕緊給劉芳打來越洋電話,說了很多好話。劉芳說:“不是我不去,是你爸太笨,什么都學不會。”

              女婿、女兒輪番打電話來催,劉芳再也不好拒絕了。她對丈夫說:“我照顧了你一輩子,現在輪到我照顧女兒和孫子了。如果我走了你實在搞不定生活,就請個保姆吧!”

              劉芳很快辦理了提前退休手續。

              留守苦澀,寂寞難耐

              劉芳的到來,讓田曉菲松了一口氣。母親帶孩子有經驗,保姆也不敢再偷懶,冬冬很快就長胖了,身體也結實了。田曉菲不再有后顧之憂,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之中。

              到北京后,劉芳沉浸在做外婆的喜悅中,冬冬也和她很親,成天黏著她。她和女兒、外孫享受著天倫之樂,而遠在南昌的田向波,生活卻陷入了一團槽,晚上他就泡方便面,或打電話叫快餐,有時干脆餓一頓。由于飲食沒有規律,他的老胃病經常犯。

              田向波覺得這樣的日子實在太難熬了,他幾次給妻子打電話,希望她把女兒那邊的事情安頓一下,盡快地回南昌來。妻子卻說:“冬冬還這么小,他現在根本離不開我,我怎么能回去呢?你再堅持堅持吧,轉眼冬冬就長大了。”

              聽了妻子的話,田向波只有無奈地嘆口氣。他理解妻子愛女愛外孫的心情,他何嘗不愛他們呢!可是,她不只是母親、外婆,她也是妻子啊。現在這樣夫妻長期分居兩地,哪還像個家呢?

              讓田向波苦澀的是,他不僅要忍受生活上的不便,更要忍受感情上的煎熬。好幾個深夜,他都有種強烈的沖動……實在忍不住了,他就給妻子打電話,轉彎抹角地問了一下外孫的情況后,讓妻子抽時間回來一次,哪怕只呆幾天。可妻子不是說冬冬發燒了,就說女兒或保姆有什么事。田向波催妻子回來,劉芳說:“曉菲單位讓她加班,我真的走不開,要不你來北京吧。”田向波覺得這也是個辦法,便來到了北京。

              幾個月沒和妻子親熱了,田向波渴望著能度過一個激情的夜晚。誰知當天晚上,劉芳給他端了一杯熱牛奶說:“你喝了先睡吧,一路上也累了。這幾天冬冬總咳嗽,醫生說要時刻觀察,千萬別轉成哮喘,我晚上要陪冬冬睡。”田向波心里一下子涼了:“我大老遠地來了,我們又分開幾個月了,你難道不想陪陪我?”劉芳嗔怪道:“瞧你,怎么跟孩子爭寵?現在,咱們家最大的任務就是把冬冬照顧好。”

              整個晚上,田向波輾轉反側,對妻子滿懷怨懟。接下來兩天,劉芳仍然堅持陪冬冬睡。妻子的態度讓田向波非常不舒服,第四天他就不辭而別提前回了南昌。

              心情苦悶的田向波經常借酒澆愁。他的胃病又犯了,疼得渾身冒汗。當時,辦公室里只有一位叫孟潔的女同事,她發現田向波不對勁,堅持扶著他去了醫院。她忙前忙后,陪著他點完滴后,又送他回了家。

              進了田向波的家,孟潔愣了,這哪兒像個家啊。臟衣服扔得到處都是,家具上積了厚厚一層灰,餐桌上堆滿了空方便面盒子和啤酒瓶。看到這一切,孟潔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沒想到,在單位是業務尖子、受人尊重的田向波,生活中卻是如此可憐。

              孟潔在工作中得到過田向波的指導和幫助,她一直很感激對方,開始照顧他的生活——送熱飯熱菜、打理家務。有時,他們會一起吃頓飯,聊會兒天。這讓田向波感覺很溫暖,心中漸漸地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情愫。

              而在頻繁的接觸中,孟潔對田向波的感情也開始慢慢發酵。孟潔的丈夫因病去世5年了,兒子在國外上大學,46歲的她也是獨守空房,與田向波同病相憐。

              田向波從外地出差回來,看到家里溫馨舒適,孟潔正在廚房里忙著做菜。他頓時心頭暖流一涌,忍不住從背后抱住了孟潔,她沒有反抗。短暫的沉默后,他們情不自禁緊緊地抱在了一起……

              保衛家庭,女兒行兇

              劉芳打電話給田向波,讓他到北京過節。田向波說:“我不去了。另外,我有個事想和你說,我們離婚吧。”劉芳大吃一驚,跟女兒商量后,火速趕回老家。

              劉芳匆匆趕回南昌,見田少波不說實話,她就去找鄰居和田向波的同事打聽,果然得知他和孟潔打得火熱。劉芳回家得到證實后,氣得大罵丈夫:“你真不是人!我絕不會同意離婚,不會成全你們這對狗男女的。”

              勞動節后上班第一天,劉芳就跑到田向波的單位,當眾罵了孟潔,還找到領導要求處分他們。領導分別找田向波和孟潔談話,讓他們處理好自己的私生活,不要影響單位的工作,同事們也都對他們投以異樣的目光。田向波是個很要面子的人,他覺得妻子這一鬧讓他丟盡了臉,對妻子的情分和愧疚已蕩然無存。回到家里,劉芳質問田向波:“那個女人并不比我年輕多少,你中了什么邪,要棄幾十年的夫妻情分于不顧?”田向波冷冷地回答:“你根本不懂男人。男人有時要的只是知冷暖的人。”

              幾天后,田曉菲打來電話,問父母之間的事怎樣了,劉芳無奈地說:“你爸鐵了心要和我離婚。”就在劉芳以為丈夫只是一時沖動時,田向波竟然搬到了孟潔家住,還起草了一份離婚協議書塞給了她,并多次打電話催她辦離婚手續。劉芳沒想到丈夫的態度這么堅決,她難受得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人也變得憔悴不堪。

              從電話里得知母親這么痛苦,田曉菲心里很難過,她覺得,父母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怪自己。如果自己不讓母親來北京幫忙,父母就不會分居,也就不可能有第三者乘虛而入。于是,她一次次地給父親打電話,求他不要和母親離婚,可田向波不為所動。

              田曉菲不想眼看著原本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因為自己而解體,她親自回到南昌去做父親的工作:“您要是和媽媽離婚,我就成了罪魁禍首,我的心永遠都會不安的。您要是堅持離婚,我就不再認您這個父親了。”田向波本來就對女兒有怨氣,現在,她竟然跑來指責自己,他再也壓不住心頭的火了:“你沒有資格教訓我,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和你媽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田曉菲一時被父親說愣了。

              田曉菲看勸不動父親,就跑去找孟潔,誠懇地求孟潔退出。孟潔說:“我們的事還是由你父親決定吧,他覺得和誰在一起幸福就選擇誰。我想,你做女兒的也希望父親能生活得幸福吧?”田曉菲氣憤地盯著孟潔說:“你真無恥,明明知道我爸結婚了,卻做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那段時間,田向波和孟潔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但這壓力反而更堅定了他們在一起的決心。可離婚的事一直拖著,田向波和孟潔不能名正言順地在一起生活,令他們很著急。而劉芳更是咽不下這口氣,一天,她給孟潔打電話羞辱了她一番。孟潔被激怒了,還擊道:“既然老田已經不愛你了,你這么拖著還有什么意義?有點兒骨氣好不好?”

              孟潔的話把劉芳氣得大病了一場。為了照顧母親,田曉菲把劉芳接到了北京。面對整日以淚洗面的母親,田曉菲對孟潔更是恨得咬牙切齒。她覺得,父親一定是被孟潔迷惑了,如果不是她主動勾引父親,父親這么一個老實正派的人,怎么可能和她好呢?田曉菲越想越氣。

              田向波要到北京出差。他和孟潔商量,準備借機和劉芳面談一次,把事情作個了斷。此時,因為這件事鬧得身心俱疲的孟潔便向單位請了病假,于11月18日晚和田向波一起來到北京。

              他們在一家飯店住下來后,田向波撥通了女兒的電話,說明天想去家里和她母親談談,如果她還是堅持不離婚,他就要起訴到法院了。這時,旁邊的孟潔嗓子不舒服忍不住咳嗽了幾聲,田曉菲一下子就火了:“是不是那個女人在你旁邊?”田向波急忙掛了電話。

              父親跑到北京來逼母親離婚,竟然還帶著情婦,田曉菲怒火中燒,仇恨的火焰吞噬了她的理智,她要為母親出這口氣。她通過來電顯示回查到了父親所住飯店的名字,第二天上午,她懷揣一把碎冰錐來到飯店外。大約10時左右,田向波和孟潔走出了飯店,孟潔親熱地替田向波理了理頭發和衣領,那情景更加激怒了田曉菲。

              當他們走到馬路上時,田曉菲沖過去,一把扯住孟潔喊道:“快來看啊,這就是勾引別人老公的第三者。”邊喊邊猛地抽出冰錐刺向孟潔。孟潔一下子倒在地上,周圍的人立即撥打110和120。幸好冰錐創口小、又沒有傷到致命部位,經醫生搶救后,孟潔最終脫離了危險。

              悲劇發生后,田向波痛不欲生,整日守候在孟潔身旁。劉芳給他打了無數次電話一概不接,她哭得死去活來。可憐的冬冬整天吵著要姥姥,田曉菲則被正式批捕,面臨著法律的制裁,原本幸福的三代人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之中……

              編后:如今,夫妻一方為照顧第三代而導致分居的現象非常普遍,而他們大多仍有著感情和身體的雙重需要,分居生活勢必會讓他們原本幸福而規律的生活徹底改變,加上交流、關心的減少,很容易誘發婚外情。面對難以消除的“留守父親”問題,子女們只有認真對待、妥善處理,多關心長輩的情感問題,家庭和社會才會和諧、安定!

            標簽: 母親 父親 媽媽

            發表評論 (已有0條評論)

            還木有評論哦,快來搶沙發吧~

            登錄
            用戶名
            密碼
            注冊
            用戶名
            密碼
            確認密碼
            郵箱
            獲取邀請碼
            邀請碼
            驗證碼
            找回密碼
            用戶名
            郵箱
            ※ 重置鏈接將發送到郵箱
            請先 登錄 再評論,若不是會員請先 注冊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万赏网